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星云大师莅临《扬州讲坛》笑谈“生涯规划”

作者:  日期:2013/3/17  来源:本站  浏览:7040

2011年9月24日,当85岁高龄的星云大师在弟子的搀扶及众人的簇拥下走进鉴真图书馆礼堂、登上《扬州讲坛》时,全场观众起立鼓掌,雷鸣般的掌声经久不息。我身后的一位先生激动地喊出了声:“真正受尊重的人来了!”

这位慈祥的老人,身子骨早已不那么硬朗,心里头却明灯高悬,思路清晰,思维敏捷。浓浓的乡音从嘴角弥漫开来,是那么绵软亲切,一下子拉近了与观众的距离,风趣幽默的谈吐更是引发台下阵阵欢笑。

35年前,大师得了糖尿病,如今眼睛看不大清楚了,腿脚也不太灵便。他说:走10步、20步可以,走百步就困难了。还是轮椅好呀,比你们走路舒服。眼睛看不见,没有关系,该看的都在我心里。记忆力也下降了,但我是老人嘛,你们不会计较我。我得糖尿病这么多年,我也不怪它,大家就像朋友一样,与病为友,和平相处。病的时候,要对自己有信心。自己做自己的医生,要做好预防。最要欢喜地报告你们,我的肠胃很好,吃嘛嘛香。什么是人生?吃得香,睡得着,做什么事都欢喜,这就是美妙人生100岁。

----浓郁的扬州情结

大师的扬州情结很重,尽管扬州曾给他烙下不太美好的记忆。一踏上故乡的土地,这位步履遍及全球的长者就流露出内心深沉的喜欢与思念。他说:

“我是扬州人。人家说烟花三月扬州最美,我觉得扬州一年四季都美”。

“在世界上旅行,我心中时时念着一句话:为中国人争光,把中国人做好;在台湾62年,我心中时时念着一句话:为扬州人争光,把扬州人做好”。

“在台湾有人问我现在《扬州讲坛》如何,我感谢扬州的父老姐妹。扬州处于江北,过去贫穷。我从小喝着扬子江的水长大的。现在,扬子江的水要普饮中国、全世界”。

在最后的提问阶段,大多数观众用普通话表述,有一位观众执意用扬州方言讲,大师马上回应:“你既然提到方言,我就请身边的法师用好听的扬州小调给大家唱一段”。法师唱完,大师笑着打趣:“这是台湾腔的扬州小调,大家见谅”。

----现场示范“说好话”

大师一生倡导“三好运动”,追求“三好人生”。开讲前,在舒缓悦耳的音乐声中,扬大的学子们演绎了《三好歌》:人间最美是三好,说好话、做好事、存好心,平安就是我们的人间宝……

演讲开始,经主持人引介,大师走上讲台,第一句说道:这是我在世界上听过的最好的主持人!我虽然看不见,也不知道她叫什么……

市委书记王燕文在台下报出了主持人的名字。

大师随即问:“是扬州人吗?”

得到肯定答复后,大师没有说话,只轻轻点点头,朝着主持人的方向竖起了大姆指。

----不同寻常的8个“10年”

大师的一生是坎坷丰富的一生。聊起“生涯的规划”,他现身说法,以自己的每10年为一段,从1岁讲到85岁,让我们领略了他不同寻常的8个“10年”。一起来聆听大师的原音重现吧:

第一个10年:成长时期(0-10岁)

1927年,我出生在扬州江都仙女庙,那时家里贫穷。父母没有给我好的吃的穿的,但是却给了我健康的身体、好的人格。父母给了我性格上的慈悲。我从小爱护动物:猫、狗、猪、牛。有的时候,有人不允许我给猪狗们吃,我觉得不行,不顾他们的责怪。慈悲的性格一直没变。父母给了我勤劳的性格,五六岁就会做饭做菜了,只要愿意做,就没有什么困难。最重要的是,父母给了我忍耐力,这是人生的重要力量。我说的“忍”,不是忍一口气,风平浪静,不是这么简单。忍,代表着智慧,代表着力量,以及对世间的认知,能接受,能担当,能负责,能化解。我们为了生存、生命、生活,最重要的就是忍。有的人说自己活得辛苦,就是忍的力量不够。保持平常心,就不会那么计较。不计较,不是不进步,而是智慧的力量,慈悲的力量。

第二个10年:学习时期(10-20岁)

我10岁的时候,七七抗战开始了。我的父亲就是在南京大屠杀中失踪殉难的,我的母亲带我去南京寻找父亲,但没有下落。后来把我送到南京栖霞寺出家,当时我12岁。我是在寺庙里度过的。我当时小,寺庙里的人,会摸摸我头,捏捏我的嘴巴。我悟出了不一样的东西,比方说,你大我小,这时就有大的人帮助我爱护我;你对我错,“都是我错,对不起”。人认错,是需要勇气的,更是一种美德。你乐我苦,辛苦的人更快乐。

第三个10年:文学时期(20-30岁)

你们听我讲话,可曾发现一个问题?就是五音不全、乡音不改。我要学写文章。老师出的题目,我也看不懂,作业交上去后,老师批语:两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我不明白,同学告诉我,老师意思是说我的文章不知所云。我从老师那里学到了对学生要鼓励。感谢父母给了我坚韧的性格,我发奋学习。

第四个10年:弘法时期(30-40岁)

后来,我到了台湾,开始弘法时期。佛教要让更多的人接受,不能光讲空话。我总结出“四给”:给人信心,给人希望,给人欢喜,给人方便,给自己定义了原则。人与人之间,“给”很重要。我建寺庙、大学,不会跟人家化缘要钱的,我是给人东西。给人就是慈悲于人,不给人就是欠人的。

给人信心。信心为道德源、功德母,对社会、对父母、对自己有信心。信心之门里有无限的宝藏。信心犹如拐杖,有信心就不会灰心,有信心就有希望,就不会把路给堵死了。

给人希望。穷,别怕,它是无常的,它是可以改变的,你加油努力,就能改变,人生的明天会更好,有希望就有力量。

给人欢喜。你钱再多,不欢喜,又怎么样呢;你再有地位,不欢喜,又有什么意思呢?穷有穷的乐趣。欢喜比什么都重要。欢喜是一种财富、一种心理财富,要把欢喜撒播给人家。扬州是文化城,要幸福,要欢喜,打造“欢喜的扬州”。

给人方便。方便就是服务、帮忙。今后的社会是服务的社会,服务业发达,不服务就萎缩,要肯牺牲、肯奉献。布施他人,就是布施给自己,不为别人,哪有人为你呢?做好事也要有智慧,要给得正派。给,就是舍得,能舍就能得。

第五个10年:创造时期(40-50岁)

40到50岁,我开始建设佛光山,世间的缘份不会误人,有很多回报。40多岁后,我想为佛教创造历史,办文化、教育、慈善、共修事业。这些成绩,我归功于大家。

第六个10年:哲学时期(50-60岁)

这段时期,我对哲学的感受很多,经文上的几句话对我产生了很深的影响。一句话叫“不忘初心”。我出家,不是别人勉强的,所有的苦难都要自己承受。现在,有人家庭不和睦,也别忘了当年的海誓山盟。人情也好,爱情也好,感情也好,不忘初心,就会很好。最初的心,要永恒地记住。
  还有一句话叫“不请之友”。对国家,对社会不变随缘,社会上会遇到各种问题,必须有不变的原则,又要有随缘的性格,不念旧恶。 

第七个10年:报恩时期(60-70岁)

有时候我会感到不对,把困难给佛祖,自己干什么?所以,60岁以后,把苦难给我,把责任给我,以天下父母为父母,以宽阔的心胸走世界。走向世界,人都是心中之人,所有人都是心上人。

第八个10年:佛法时期(70-80岁)

70、80岁,我才算真正进入发佛法时代。有人问我,80岁以后,还有什么期待,我想说:两岸和平,国家统一。

过去一年,我的行程可绕地球两三圈。多年前,走到哪个国家,人家都看不起。现在不这样了,中国让人刮目相看。中国有五千年的文化,自从改革开放,发生了巨变,这是非常不简单的。你们看,中国建了多少大楼啊,修建了这么多的高速公路,人民发财过上了好日子,中国实现了从贫穷到富强的转变。从当年的脆弱到如今站起来。不好的东西也破除了。

社会和谐是人类的需要,要幸福,要快乐,要平安,要以和为贵。我倡导“人生五和”:自心和悦,家庭和顺,人我和敬,社会和谐、世界和平。

我们为什么叫和尚,因为我们最懂得“和为贵”。

伴随着大师的心路历程和佛法修行,我们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大师的那份仁爱、慈悲、达观、从容,以及解决种种困难的勇敢和睿智。大师的所为无愧于人们赋予他的那些头衔:人间星云,台湾奇迹,华人之福,扬州骄傲……

扬州人要特别感念大师。鉴真图书馆及“扬州讲坛”就是大师捐建及创办的。作为公益讲坛,越来越多的扬州百姓有机缘在这里接受文化给养,享用精神大餐,沐浴心灵甘露。真好!

    衷心地谢谢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