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相关资料:三论宗代表人物

作者:  日期:2013/5/9  来源:本站  浏览:4715

吉藏传略
嘉祥吉藏(549年-623年),俗姓安,中国六朝与唐朝初期的佛教僧侣,是汉传佛教三论宗的祖师与集大成者。因为祖先来自于安息国,所以又被称为胡吉藏,又因为曾经待过嘉祥寺而有“嘉祥大师”的称号。

吉藏,俗姓安,本安息(今伊朗)人,先世避仇,移居南海交、广(今越南、广西等地)一带,后来又迁居金陵而生吉藏。吉藏祖辈世奉佛门,其父后来也出家,法名道谅。早在孩提之年,道谅便带吉藏去见真谛,真谛为他取名吉藏。道谅又常带吉藏到兴皇寺,听法朗法师说经,有所领悟。至吉藏7岁(一说13岁)时,道谅便让他投法朗出家,学习经论。14岁时从法朗学《百论》,至19岁便能为众复述。吉藏口才极佳,又善于交际,所以很快便脱颖而出,“酬接时彦,绰有余美,进誉扬邑,有光学众”。吉藏受戒后,学解更进,声望日高。陈桂阳王(伯谋)等对吉藏都极其尊敬,“吐纳义旨,钦味奉之”。

开皇九年(589年),隋师平陈之际,道俗避乱,纷纷逃亡藏匿,吉藏乃率其徒众,前往各寺搜集佛教文疏,堆放于三间堂内。吉藏日后长于目学,著述注引宏博,实得力于此。

隋平定江浙之后,吉藏便移住会稽秦望山嘉祥寺,在那里弘扬佛法近10年,从他受学者多至千余人。后来人们便以他常住的寺号,称他为嘉祥大师。

吉藏在会稽嘉祥寺时,曾开讲《法华经》并自著章疏。及智□归天台,他于开皇十七年(597年)致书延请。智□因病未赴,不久即圆寂。吉藏便从智□弟子灌顶听天台宗义。

开皇末,晋王杨广于扬州置四道场,延请僧道名流入住。吉藏也因其盛名入住慧日道场,倍受礼遇。开皇十九年(559年),杨广入朝,邀吉藏等同行,吉藏到长安后被安置于日严寺。吉藏在长安弘法,声誉日隆。据说,昙献禅师曾延请吉藏敷演会宗,听众成千上万,堂宇容不下,只好改在露天广场宣讲,“豪族贵游”与“清信道侣”纷纷倾囊布施,以致“财施填积”、“用既有余”,吉藏除了将这些财物散建诸福田外,所余悉入无尽藏,委付昙献掌管。隋文帝仁寿年间(601-604年)建成的高百尺的曲池大像,就是在吉藏的努力下才得以建成。

杨广即位后,其子齐王杨□早闻吉藏盛名,便延请他莅临私第,邀集长安名僧名士60余人举行辩论会,请吉藏为论主。时有沙门僧粲,自号三国论师,以雄辩著称,首先征问,吉藏“对引飞激,注赡滔然”,往返40余回合,僧粲终于无言以对。这次辩论,大大提高了吉藏的知名度。

隋大业十三年(617年),李渊起兵反隋,入主长安。李渊(即唐高祖)召集名僧于虔化门会见,吉藏因德高望重被公推为代表。吉藏在应对时盛赞李渊于“四民涂炭”之时“乘时拯溺”。李渊也“欣然劳问,勤勤不觉影移”。随后不久,吉藏便被任命为管理佛教事务的“十大德”之一。吉藏轮流驻钖实际、定水二寺,后又应齐王元吉之请移住延兴寺。吉藏晚年也很受唐皇室礼遇,吉藏年老气衰,朝廷便频遣中使敕赐良药。武德六年(623年)五月,吉藏去世,世寿75。临终前,吉藏草遗表奉献,又给储后、诸王遗启。唐高祖诏令慰赠,东宫以下诸王也并致书慰问。

吉藏一生讲“三论”百余遍,《法华》300余遍,《大品》、《智论》、《华严》、《维摩》等经数10遍。他的著述不少,主要的著作有《中观论疏》10卷、《百论疏》3卷、《十二门论疏》3卷、《三论玄义》1卷。《大品般若经疏》10卷、《法华经义疏》13卷、《法华经玄论》10卷等。龙树的《中论》、《十二门论》与提婆的《百论》,并称“三论”,为大乘空宗的基本论著。吉藏给“三论”作疏,实际上就是将龙树、提婆等的“三论”思想予以中国化,并在此基础上,创立了中国佛教三论宗。吉藏弘法50余年,造就弟子很多,见于记载的有:襄阳智拔、丹阳智凯、扬都智凯、荥阳智命,以及慧灌等。慧灌,高丽国人,后入日本传弘三论,被称为日本三论宗的始祖。

三论宗人物:鸠摩罗什

鸠摩罗什(公元343-413年),中国佛教史上杰出的翻译家。其祖原籍印度,世代相国。父名鸠摩炎,将嗣相位,乃舍俗出家,东度葱岭,到达龟兹。龟兹王闻其舍荣修道,心甚敬佩,亲自郊迎,尊为国师。王有妹,年二十,聪慧超群,过目能诵,一见鸠摩炎,心生爱慕。龟兹王得知,即迫使炎与其妹成婚,婚后生罗什。故罗什似应为龟兹人。年七岁,随母出家。从师受经,一日能诵千偈。年九岁,随母至瀱宾,师事槃头达多,学《杂藏》、《中阿含》及《长阿含》。达多每称罗什神俊,瀱宾王得知,即请入宫,邀集外道论师,互相攻难。辩论开始时,外道轻视罗什年幼,因而出言不逊。罗什乘隙挫之,外道折伏。从此国王对罗什更加敬重。年十二,又随其母回龟兹,途经沙勒,停一年,学《阿毗县》、《六足》诸论,并博览《四吠陀》及《五明》诸论。又闻须耶利苏摩讲《阿耨达经》开始接触大乘教义,遂专务《方等》并学《中》、《百》、《十二门》等论。其后不儿回到龟兹。年二十,受具足戒,从卑摩罗叉学《十诵律》。其时罗什已蜚声西城,名震遐迩。苻坚在长安称帝,知龟兹有坞摩罗什,襄阳有释道安,心生敬仰。建元十八年(公元382年),苻坚遣骁骑将军吕光率兵七万伐龟兹等国,临行前,苻坚对吕光说:“肤闻西国有鸠摩罗什,深解法相,善闲阴阳,为后学之宗,朕甚思之。贤哲者,国之大宝,若克龟兹,即驰驿送什”。吕光攻下龟兹后,罗什被俘,吕光见其年少,未即驰驿送到长安。他因不信佛法,不尊重罗什,并逼其与龟兹王女结婚;或令其骑牛,或乘恶马,罗什忍辱,使吕光感到惭愧。吕光从龟兹撤兵时,将罗什带到凉州(又称姑臧,即今之甘肃武威),忽闻符坚被姚苌所杀,自己即割据称王。未几,苌死,子姚兴立。弘始三年(公元401年),姚兴派兵伐吕隆,败之,迎罗什到长安,待以国师之礼。

罗什到长安后,在西明阁和道遥园两地组织译场,参加其事者八百余人,译出大批大乘经论。他常叹曰:“吾若著笔作大乘阿毗县,非迦旃延子比也。今在秦地,深识者寡,折隔于此,将何所论”?因此他未著阿毗县,而只为姚兴著《实相论》二卷,并注《维摩》。他拙言成章,无卿改,辞喻婉约,寞非玄奥”。

罗什为人,梁慧皎称赞他:“神情朗彻,傲岸出群,应机领会,鲜有伦匹者。大。笃性仁厚,泛爱为心,虚已善诱,终日无倦”。因此,高兴称赞他辉聪明超悟,天下莫二”。他怕罗什一旦死去,法种无嗣,乃选十名美女,逼使罗什接受,罗什无奈,只好退出僧坊。从此,他每次说法,总是先说譬喻。他说如臭泥中生莲花,要听众“但采莲花,勿取臭泥也”。他因被迫蓄妻妾,将自己比做臭泥。

后来他的戒师卑摩罗叉亦从西域到长安,问他有多少受法弟予。罗什告诉他说:汉地经律不备,新出经论,多为他所译,受法徒众约三千人。但他因累业障深,故不受他的师教。这意恩就是说他没有收弟子。弘始十五年(公元413年)罗什卒于长安,终年七十岁。

罗什学通三藏,才华过人。他的来华,使中国的译经事业,进入一个崭新的时期。其时长安人才济济,译经场上,人文荟萃。秦主姚兴,躬亲其事。僧界参与译经者,多为英豪。如僧肇、道生、道融、昙影、慧观、僧睿、道恒等。西城僧人参与译事者有佛陀耶舍、弗若多罗、卑摩罗叉等,经过十多年之努力,译出大批经论。

关于罗什的译经,实际为多少,历代《经录》各说不一。《出三藏记集》卷二记为“二十五部,凡二百九十四卷”。但同书卷十四《鸠摩罗什传》中又说为“三十二部,三百余卷”。这是僧祐自相矛盾的记载。梁慧皎的《高僧传》卷二《晋长安鸠摩罗什传》中只说“三百余卷”,未说部数。隋费长房《历代三宝记》卷八说罗什译经有九十八部,四百二十五卷(包括罗什为姚兴听著《实相论》二卷)唐道宣《大唐内典录》所记与《长房录》相同。唐《开元释教录》作者智升经过考订,认为罗什译经为七十四部,二百八十四卷。近代佛教学者吕澄认为“就(罗什)译本数量讲,虽有很多异说,但经《开元录》刊定,共有七十四部,三百○二卷(此中有因分卷不同而增加卷数的)。这一数字,据我们刊定,还有问题。现存只有三十九部,三一三卷。这与僧祐、慧皎最初的记录(三十多部一按梁《僧传。罗什传》中所列罗什译经,约有三十余部)比较接近”。兹将罗什所译部分主要经论名称抄录:

《摩诃般若波罗密经》三十卷、(《出三藏记集》作二十四卷)、《小品般若波罗密经》十卷、《金刚般若波罗密经》一卷、《妙法莲花经》七卷、《维摩诘经》三卷、《思益梵天所阔经》四卷、《阿弥陀经》一卷、《大智度。论》一百卷、《中论》四卷、《十二门论》一本、《百论》二卷、《大庄严经论》十五卷(或十卷)、《成实论》二十卷(或十六卷)、《十往毗婆沙论》十二卷(或十四卷八《马鸣菩萨传》一卷、《龙树菩萨传》一卷、《提婆菩萨传》一卷、《十诵律》六十一卷(按:此《律》罗什与-弗若多罗共择三分之二,另三分之一是县摩流支详的)。

罗什译经,质量优良。他不直译,而是采取不害原意的办法进行意译,因而取得文笔流畅通俗易懂的效果,一千五百多年来,为佛徒所喜读。《出三藏记集》卷十四《鸠摩罗什传》说:“什持胡本,(姚)兴持旧经,拟相雠校其新文异旧者,义皆圆通,众心惬服,莫不欣赞焉”。他的译经,史称新译。

罗什在中国佛教史上被称为四大译师之首,为中国佛教的传播与发展,作出了巨大的贡献。他研究佛学,先小乘,后转为大乘,尤其着重弘扬龙树、提婆的般若性空学说。《中》、《百》、《十二门》三论的译出,为后世嘉祥建立“三论宗”奠定了基础。故罗什可称为三论宗的远祖。

罗什的译经,在中国佛教史上写下了光辉的一页,当时的长安,成为北方的佛教中心,与南方慧远为首的庐山东林遥相辉映。

三论宗人物:僧诠法师

僧诠法师,南朝梁代三论宗僧。又称止观诠。籍贯、生卒年均不详。初学《成实论》,梁·天监十一年(512),奉武帝之敕令,与僧怀、慧令等十人往摄山止观寺,随僧朗研习三论之义理。十人中,唯独师得其法。此外,又深究《大智度论》、《大品般若经》、《华严经》,并努力习禅。

当时成实之学盛行江南,三论之风不振,师乃继嗣僧朗,住止观寺,大兴三论。故后世称僧朗与师以前为关河旧说,以后为三论之新说。依《海印玄玄录》所载,自鸠摩罗什至吉藏之间七代相传,有新旧三论之不同。七代中,自竺道生至河西之道朗(当为僧朗之误),以罗什之法相,成立无所得宗;自摄岭之僧诠至吉藏,则别立法相,成立无所得宗。此中,前者为旧说,后者为新说。

师之学风,由《续高僧传》卷七〈法朗传〉所载,可窥知一二,该传云(大正50·477c)︰‘初摄山僧诠受业朗公,玄旨所明惟存中观,自非心会析理何能契此清言,而顿迹幽林禅味相得。及后四公往赴,三业资承,爰初誓不涉言,及久乃为敷演。故诠公命曰︰此法精妙,识者能行,无使出房,辄有开示。故经云︰计我见者,莫说此经;深乐法者,不为多说。良由药病有,以不可徒行。’

师之门下有数百人。而法朗、慧布、智辩、慧勇四僧,世称僧诠之四友,又称僧诠门下四哲,此四哲有‘兴皇伏虎朗、栖霞得意布、长干领悟辩、禅众文章勇’之美誉。

三论宗人物:僧朗大师

僧朗,南朝齐、梁时之三论学僧。新三论学派之鼻祖。高句丽辽东城人。生卒年不详。又称道朗、大朗法师、摄山大师。曾就法度学习经论,尤精于华严、三论之学。历住摄山栖霞寺、钟山草堂寺弘法。梁天监十一年(512),武帝仰师德风,敕僧诠、僧怀等赴摄山,从师学三论,后仅僧诠一人嗣师之法。然另有一说,谓师先至敦煌,从昙庆法师学三论,一度隐居会稽山,后始入摄山。[梁高僧传卷八法度传、法华玄义释签卷十九]

僧朗[《神僧传》卷第五]

释僧朗。一名法朗。俗姓许氏。南阳人。年二十余欣欲出家寻预剃落。栖止无定多住鄂州。饮啖同俗为时共轻。常养一猴一犬。其状伟大皆黄赤色。不狎余人唯附于朗。日夕相随未曾舍离。若至食时以木盂受食。朗啖饱已余者用饲之。既同器食讫。猴便取盂戴之骑犬背上先朗而行。人有夺者辄为所咋。朗任犬盘游略无常度。陈末隋初行于江岭之表。章服粗弊威仪越序。杖策徒行护养生命。时复读诵诸经偏以法华为志。素乏声弄清靡不丰。乃洁诵之一坐七遍。如是不久声如雷动。知福力之可阶也。其诵必以七数为期。乃至七十七百七千逮于七万。声韵谐畅任纵而起。其类筝笛随发明了。故所诵经时傍人观者视听皆失。朗唇吻不动而转起咽喉。远近亮彻因以著名。然臂脚及手。伸缩任怀有若龟藏。时若肉聚或住酒席。同诸宴饮。而嚼嚼猪肉。不测其来。故世语曰。法华朗五处俱时缩猪肉满口颡。或复巡江洄溯拱手舟中。猴犬在傍都无舣桌。随意所往。虽陵犯风波瞬息之间便达所在。有比丘尼为鬼所著。超悟玄解说辩经文。居宗讲导听采云合。皆不测也。莫不赞其聪悟。朗闻曰。此邪鬼所加何有正理。须后检校。他日清旦猴犬前行径至尼寺。朗往到礼佛绕塔至讲堂前。尼犹讲说。朗乃厉声呵曰。小婢吾今既来何不下座。此尼承声崩下走出。堂前立对于朗。从卯至申卓不移处。通汗流地默无言说。闻其慧解奄若聋痴。百日已后方复本性。其降行感通皆此类也。大业末卒。
 
僧肇大师
      

释僧肇(公元384-414年),东晋时代著名佛教学者,俗姓张,家贫,以佣书为生,常缮写典籍,因而得以博览群书。少年时代,即爱好玄理,常以《老》、《庄》为心要。他读老子《道德经》,叹曰:“美则美矣,然期神冥累之方,犹未尽善也”。后读旧《维摩经》,经过仔细玩味和研究,认为自己找到了归宿。因而欢喜顶受,并出家为僧。

僧肇出家之后,即对佛法进行深入的研究,他“学善《方等》,兼通三藏”。年仅二十,即已名振关辅。其时鸠摩罗什被吕光带到姑臧(今甘肃武威),僧肇慕名前往,从其受学。后秦姚兴弘始三年(公元401年),罗什应请到长安,僧肇亦随同而来,并参与罗什的译经工作,凡出经论,皆由僧肇与僧睿二人详定。僧肇当时认为;“去圣久远,文义多杂,先田所解,时有乖谬”。由他参与详定的经论,千百年来,成为佛徒喜读的定本。他追随罗什十余年,是罗什门下最年轻的、在学术上有成就的弟子之一。弘始十六年(公元414年)卒,年仅三十一岁。

关于僧肇的死,有说他是被姚兴所杀,临刑前,还说了四句偈。《景德传灯录》卷二十七《诸方杂举征拈代别语》中载此事云:“僧肇法师遵秦主难,临就刑说偈曰:‘四大元无主,五阴本来空,将头临白刃,犹似斩春风。”僧肇是被姚兴敬重的人物之一,为何杀他呢?作者道原在编纂此书时,收录这一条,未说明材料来源,似不可信。

僧肇在罗什门下,被誉为“解空第一”罗什弟子中有“四圣”和“十哲”,他皆在其数。在千年青少年时代,他虽精研过《老》、《庄》,但是他的学识,实得益于罗什。什在长安译出《大品般若》之后,僧肇即就自己的悟解,著《般若无知论》。论成后,得到罗什的赞赏。弘始十年(公元408年),道生将此论由关中传到江南庐山,隐士刘遗民读后,赞叹不已,他说;“不意方袍复有平叔”后呈慧远,远阅后亦抚几叹曰:“未常有也”。弘始十二年(公元410年)刘遗民致函僧肇说:“去年夏末。见上人《般若无知论》才运清俊,旨中沈允。推步圣文,婉然有归,披味殷勤,不能释手,真可谓浴心方渊,悟怀绝冥之肆,穷尽精巧,无所间然”。人这凡句话,可以看出刘遗民对僧肇的《般若无知论》是极为推崇的。但是他还有些不明白之处,函请僧肇为之解释。僧肇给他回了信,并附给他另一著作《维摩经注》。其后僧肇又著《不真空论》和《物不迁论》。弘始十五年(公元413年),鸠摩罗什逝世后,他为悼念罗什,又作《涅槃无名论》论成,上表呈送姚兴,兴十分赞许,并答旨,敕令缮写《涅槃无名论》,分发其子侄研习。

僧肇的上述四篇论文,是结合老、庄的哲理,以《维摩》、《般若》、三《论》为宗,眉缘生无性(实相),立处皆真的道理,畅谈体和用、动和静、有和无等问题。他的立论,素为学术界所重视。他死后,有人将其四篇论文合编为一书,取名《肇论》。到了陈代,小招提寺的慧达和尚在《序》文中提到有《宗本义》一文,此文或非僧肇手笔,但其立论的中心思想,仍为僧肇在四篇论文中所表述的思想,这篇《宗本义》,或即后人研究《肇论》的心得体会之作,作为僧肇的思想总纲,故称之为“宗本义”,量于全书之首。

僧肇所处的时代,《老》、《庄》思想盛行,外来的般若思想与《老》、《庄》哲学有相似之处,故魏晋时代的许多僧人都是玄学化的佛教学者,他们般若、老、庄一起谈,在思想上基本不分彼此。如当时的王弼注《老子》,法汰、道安等谈般若,他们属于一个思想体系,都贵无贱有,而郭象、向秀注《庄子》,支遁谈般若,也是同一个思想体系,又都贵有贱无。僧肇认为这两派的主张都是偏执,他都予以破斥。近代佛教学者黄忏华在《僧肇》一文中,归纳僧肇几篇文章的中心思想是:“《宗本义》从缘生无性谈实相,《不真空论》从立处皆真谈本体,《物不迁论》依即动即静谈体用一如,《般若无知论》谈体用的关系,都是有所发挥而互相联系之作”。这就是说,各论的着重点发挥,虽有所不同,值它们彼此之问都是有关系的。

《肇论》一书是名著,一千五百多年来,历代都有人研究,并为之作注释。就现存的注疏说,如章代的慧达有《肇论疏》三卷、唐代元康有《肇论疏》三卷、宋代净源有《肇论中吴集解》三卷及《肇论集解令模钞》二卷、宋代遵式有《注肇论疏》三卷、元代文才有《肇论新疏》三卷和《肇论新疏游刃》三卷、明代德清有《肇论略疏》六卷;此外,明代道衡还有《物不迁论辨解》一卷。又梁僧祐《出三藏记集》卷十二所载宋陆澄《法论目录》和隋法经《众经目录》载有《丈六即真论》一卷,已佚,传为僧肇所著。

《肇论》是一部不朽的著作,成为后来三论宗的重要典籍之广。这部《论》不仅理论幽深,思想微妙,而且将罗什所传龙树学缘起性空的般若思想发挥得淋漓尽致。可惜僧肇年仅三十一岁就圆寂了。如果他长寿,对佛教思想理论上的建树,肯定会作出更大的贡献。

三论宗人物:法朗法师

法朗法师〈507年-581年〉,《梁书》作惠朗,俗姓周,徐州沛郡沛县(今江苏省沛县)人,南北朝三论宗大师,因长居兴皇寺说法,故人称兴皇法朗,或兴皇朗。因其辩才无碍,又被人称为“伏虎朗”。

法朗大师于梁大通二年(528年)在青州出家,遍习禅法、律、《成实论》、毗昙等。后随摄山僧诠大师学习三论、《华严经》、《般若经》等,与长干慧辩、禅众慧勇、栖霞慧布合称僧诠门下之“四友”。

陈武帝永定二年(558年)奉敕入京,住持兴皇寺,在此宏扬四论〈三论与《大智度论》〉,听众常达千人之多。此时最重要的事迹是作《山门玄义》以三论意旨评破成实宗,成实宗因此慢慢衰微,三论宗得以宏扬于江南,使三论宗义成为陈代佛教的主流。

其门下著名弟子甚多,最杰出的有二十五人,人称二十五哲,其中又以嘉祥吉藏大师最为著名。法朗大师去世时,嘱付茅山大明法师继续领导其门下学众。后世牛头宗始祖法融即是出自大明法师门下。

三论宗人物:僧睿法师

僧睿,魏郡长乐(今河南安阳)人,东晋时期佛教高僧。

其18岁出家,拜僧贤为师,尝听僧朗讲《放光般若经》,得其赏识。24岁开始游历讲学,姚秦弘始三年(401年)鸠摩罗什到长安,即随受禅法。司徒姚嵩深、秦王姚兴礼敬。曾与僧肇等共参学,为罗什四大弟子之一(其他为道生、僧肇、道融)。后研究净土。

三论宗人物:牛头法融

牛头法融(594年-657年),或称慧融,俗姓韦,隋唐润州延陵(今江苏丹阳县延陵镇)人,为佛教禅宗大师,牛头宗初祖,有“东夏之达摩”的称号。

相传受禅宗四祖道信付法,别出牛头一脉。但经印顺导师考证,牛头宗应为自三论宗旁出,独立发展的般若南宗,且道信死时,法融方才六岁,因此道信付法的传说并不可信。

牛头法融生于隋文帝开皇十四年,十九岁(西元612年)时,从茅山(今江苏句容县)丰乐寺大明法师出家(《续僧传》作炅法师)。大明法师继承兴皇法朗,为三论宗传人,法师于其门下听三论,及华严、大品、大集、维摩、法华经等诸经。

唐高祖武德七年(624),朝廷下令解散部份佛寺,法融到京师请??。后移住牛头山(今江苏江宁县)佛窟寺,此寺有七藏经画,一佛经、二道书、三佛经史、四俗经史、五医方图符。法融在此居住八年,精研七藏,然后移居幽栖寺。

唐贞观17年,法融于幽栖寺的北岩下别立禅室,有弟子百余人。后睦州有女子陈硕真作乱,寺院内粮食不足,法融每日至城中行乞,再自行背负粮食回寺,供给寺中三百余众。永徽三年受请出山,在建初寺讲经。唐显庆元年(656年),又再度受请至建初寺讲经,二年(657年)于建初寺入灭,年六十四。

牛头法融著有《绝观论》,《信心铭》,《净名经私记》,《华严经私记》,《法华经名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