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三论宗的源流一:三论宗的思想渊源

作者:  日期:2013/5/11  来源:本站  浏览:4721

三论宗的源流及其传承

三论宗,即龙树宗、提婆宗,是中国大乘宗派之一。以般若空义为本宗思想根干,所以又称为中观宗、空宗、无相宗、无相大乘宗、无得正观宗。

一、三论宗的思想渊源

三论宗思想,传承于龙树菩萨的缘起中道观,即“众因缘生法,我说即是空,亦为是假名,亦是中道义”。龙树菩萨从缘起和合的现象中,直指“缘起”与“性空”不是对立的,“缘起就是性空,性空就是缘起;真空不碍妙有,妙有体现真空”的中道实相论。此二谛相就是中道义,藉由什公的译典宣扬,纠正了两晋般若学风偏于二边的妄执,使格义之风消弭,回归般若无所得的真精神,树立三论宗思想系统上的独特风格。

龙树菩萨认为,般若的整个精神就在以“假”成“空”,由“假”显“空”。因此,提出“三假”来解释因缘生法,直显空性的奥义,从而彰显般若无所得的“无得正观”。

三假,是指构成事物的三个阶段,即:法假、受假、名假。此三者构成一切事物的基本因素、集体形象及集合概念。一般人对事物的认识,都是藉由三假所构成的概念、名言加以区别,可以说一切法的认识都是依据概念而来。

缘起是无自性,无自性所以是空,所以说,缘起与空性不是对立的,缘起就是空性,空性就是缘起。《中论》说:“以有空义故,一切法得成;若无空义者,一切则不成。”空,是成立世、出世间一切法的法则。缘起、性空不但不是对立,而且是相成相生的。如此不偏“顽空”,不偏“有执”,即名“中道实相”义。

中道联系“二谛”:性空是“真谛”,假有是“俗谛”,二者统一起来而成中道。所以中道不著名相与对待,综贯性相及空有。此二谛相就是中道义,就是三论宗立宗的根本依据,并且由此开展“言教二谛”,破除一切二边的执取。

两晋般若学 六家七宗

东汉末年支娄迦谶译出《般若道行品经》后,般若类经籍便陆续传入我国,经魏晋而至南北朝,在当时玄学的影响下,形成一代学风。当时为理解般若思想,一方面依据老庄玄学之义,理解及论释般若经义,产生“格义佛教”,对般若空的思想产生种种分歧;其次,在阐发般若思想方面,形成有所谓“六家七宗”。至后秦鸠摩罗什有系统地传译龙树、提婆的中观学派学说之后,三论宗即受其影响,直接沿袭般若学的传统。

六家七宗除识含宗的“心识为大梦主”,具有唯识思想外,其他诸宗与三论思想都有深厚渊源。

本无宗:吉藏大师在《中观论疏》中说:“安公明本无者:一切诸法,本性空寂,故云本无。”又说:“安公谓“无”在万化之前,“空”为众形之始。夫人之所滞,滞在末有,若托心“本无”,则异想便息。”由此可知,道安大师的般若学重在证会“性空”,故又名性空宗。但是他的义理偏于“空无”,与僧肇大师所主张的即动即静、即真即俗、不落二边的般若真义仍有距离,所以成为《肇论》所破的对象。
本无异宗:《中观论疏》引琛法师的话说:“本无者,未有色法,先有于无。故从无出有,即无在有先,有在无后,故称本无。”这是说未有万物之前,先有所谓无,从无生有,故万物出于无,以无来解释经论中的非有非无说,所谓“非有是有”即是无,“非无是无”亦为无,一切只是所谓的无,这就是他的宗义。但是僧肇评破此说,认为不符般若思想。

即色宗:吉藏的《中论疏》谓此有二家:一、是关内即色空,谓色无自性;二、是支道林所倡说的即色是空,这就是道安的“本性空寂”之说。前者谓即色义,所阐明的即色是空,色法悉依因缘和合而生,无自性,故称“色不自色,故虽色而非色”,不言即色是本性空,尚未领会因缘所生,无实体性,本来是空。而支道林的即色游玄义,则不偏于无自性,进而谓色本为空,不坏假名而说实相,色自因缘而有,而非自有,故当体即空,即色所空,但空自性。此“即色空理”,是为“般若本无”下一注解,以即色证明本无的意旨,故一般均以支道林为代表。
识含宗:有关识含宗义,吉藏大师于《中观论疏》里阐述:“三界为长夜之宅,心识为大梦之主。今之所见群有,皆于梦中所见。其于大梦既觉,长夜获晓,即倒惑识灭,三界都空。是时无所从生,而靡所不生。”这是主张众生随缘迁流,于是生起种种的妄识,使本来空寂的三界变现森罗万象,迷恋其间,不能超脱。倘若能使迷惑的识不生起,则能超出三界,三界的幻象也就无从生起。这些主张含有唯识思想色彩,不是般若思想的正宗。

幻化宗:幻化宗义,安澄法师《中论疏记》引《山门玄义》说:“一切诸法,皆同幻化;同幻化故,名为世谛。心神犹真不空,是第一义。若神复空,教何所施?谁修道?谁隔凡成圣?故知神不空。”故知幻化宗但空色法,不空心法;只空俗谛,不空真谛。此宗认为心神亦空,便无人修道,无人证果。这与般若“了知一切法如幻,佛道如幻”的精神并不契合。

缘会宗:吉藏大师《中观论疏》中指出缘会宗义:“缘会故有,名为世谛。缘散即无,称第一义谛。”缘会故有,是诸法缘生的道理,缘散即无,是说缘灭则归于空无。此中缘会故有,合于《中论》诸法“因缘生”、“假名有”的世谛。但空无,不同于“当体性空”、“无所得”的胜义实相。所以,此宗于世谛所说的理论无大过失,但对“胜义谛”的说法,则差之极远。

心无宗:僧肇大师于《不真空论》里,以两句话统摄心无宗义:“心无者,无心于万物,万物未尝无。”心无宗主张“色”有,而虚妄的“识”心不于色上起虚妄的执着,不滞于外色,以求心灵上的安顿。但是此说未顾及到一切诸法在般若的观照下是廓然无形,如幻如化的。这种空心不空色的理论,与般若思想不相契,故僧肇批评曰:“得在于神静(不滞于外色),失在于物虚(不解诸法廓然无形,如幻如化的道理)。”

总结七宗的主张,可将其归纳为三派,即僧肇于《肇论》中所评破的三家:

本无家:释本体的空无者。道安以静寂说真际,竺法琛偏于虚豁之谈,皆以般若的“本无”,契同玄学的轻有,故均可并入此派之列。
即色家:主色无者。即色宗言“色不自色”;识含宗以“三界为大梦”;幻化宗主张“世谛诸法皆空”;缘会宗说“缘会始有为俗,缘散即无为真”。故此四宗以“色无”为圭臬。

心无家:主心无者。唯支愍度力申“无心于万物,万物未尝无”,故“有心”则滞于“外色”,“无心”自不为外物所系缚。
综合以上所述,可归纳如下图所示:

┌──────┬───┬────┬────────────┬──────┐
│僧肇所破三家│ 六家 │ 七 宗 │     代 表 人 物   │ 共同主张  │
├──────┼───┼────┼────────────┼──────┤
│       │   │ 本 无 │  道安(性空宗义)   │       │
│本 无 家  │本 无 ├────┼────────────┤释本体的空无│
│      │    │本 无 异│竺法琛、竺法汰(竺僧敷)│       │
├──────┼───┼────┼────────────┼──────┤
│      │即 色 │ 即 色 │   支道林、郗超    │      │
│       ├───┼────┼────────────┤      │
│      │识 含 │ 识 含 │ 于法开、于法威、何默 │      │
│ 即 色 家 ├───┼────┼────────────┤ 主张色无 │
│      │幻 化 │ 幻 化 │      道壹     │      │
│       ├───┼────┼────────────┤      │
│      │缘 会 │ 缘 会 │     于道邃    │      │
├──────┼───┼────┼────────────┼──────┤
│ 心 无 家 │心 无 │ 心 无 │支愍度、竺法蕴、道桓(桓│ 主张心无  │
│       │    │     │玄、刘遗民)       │       │
└──────┴───┴────┴────────────┴──────┘

僧肇对性空思想的诠释

僧肇大师被什公誉为“秦人解空第一者”,这是因为大师对性空思想的阐发,脱离两晋六家七宗的二元对立,真正表达般若“缘起性空”、“二谛相即”的中道思想。所以被吉藏大师推为“玄宗之始”,肯定僧肇大师对三论思想建构及对般若思想开展的贡献。

僧肇大师为解释缘起性空义,于《不真空论》中,运用“不真空”来加以诠释。例如:什么是不真?不真指假名,诸法假号不真,故知万物非真,假号久矣。什么是空?万物从假名看来是不真,执着假名构画出来的诸法自性当然是空。所以不真空就是“不真即空”的涵意。僧肇大师用这样一个新命题来解释空,是纠正以前各家对性空的种种误解。

僧肇大师为破斥六家七宗有、无二元对立的论法,将有无不二的道理诠释阐发,以显虽空而宛然“假有”,虽宛然“假有”而“毕竟空”,空、有无碍的般若思想。僧肇在《不真空论》里说:“虽有而无,虽无而有。虽有而无,所谓非有;虽无而有,所谓非无。如此,即非无物也,物非真物也。”这是说,物非真物,但为依因、待缘而有的假物;假物无有自性,故乃显真空,这种显假名宛然而毕竟空的般若境界,成为三论宗的中心思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