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三论宗研讨会论文点评一:三论宗历史研究更深入

作者:  日期:2013/5/13  来源:本站  浏览:6181

2013三论宗研讨会,大家围绕三论宗、栖霞寺展开了深入的讨论。中国社科院世界宗教研究所研究员黄夏年教授对此次收集的61篇论文进行了点评,栖霞寺网站将分别刊出,以供各位参考。

第一:对三论宗的历史做了较为全面的讨论,使得这方面的研究更加深入。

杨曾文先生和理净法师对三论宗的形成和思想都做了很好的研究,三论宗的形成将般若思想推向了佛教的最高思想理论殿堂。三论宗经论的翻译和注疏为中国佛教史增添了辉煌。

三论宗学摄取了中国传统文化之精华,具有很高的文化价值和学术思想。我们今天研究三论学对研究中国的传统文化有很大帮助,因为三论学是产生于中国文化的批驳对传统文化的推进的基础上建立的。所以三论学中包含了大量的传统文化思想,是研究中国传统文化的“百科全书”,三论学是一门非常重视逻辑学的学科。

我们今天研究三论对研究逻辑学有深远意义,研究三论宗对于我们正确认识和修学佛法有很大的推动作用。从三论宗在中国的发展坎坷历程,就可以知道研究三论宗的学术价值和三论宗对中国佛教发展的巨大影响。

寂成法师认为,三论宗不仅是种古老的传统宗教,也是一门具有很高的学术价值和哲学理论的自然学科。我们学习和研究三论学不仅对正确的修正佛法和认识理解佛法有很大帮助,同时也对研究和探索宇宙观和人生观也有不可少有的先导。三论祖庭栖霞古寺也因为有了三论宗,因此而名载史册。

杨维中和理净等人都谈到了三论宗是中国佛教八大宗派中形成最早的一个宗派。指出三论虽形成于吉藏大师,而天台则实质上形成于智者大师的弟子章安大师。从此意看实际上三论宗是中国佛教史上形成最早的一个宗派。而且也正是由于三论宗的形成,促使了后来各家立宗兴派以发扬自己的学术思想,从而形成了中国佛教宗派的兴起,将中国佛教推向了一个新的阶段,为大乘佛教在中国的发展起到了很大的促进作用。

自从三论宗判释了大乘与小乘的分界线之后,小乘思想在中国佛教中逐渐失去了地位,最终逐渐完全灭绝,从而形成了中国大乘佛教的新局面。而“三论宗”这一语词,并非日本僧人的发明,而在唐代史籍中已有。

董群认为摄山三师,辽东僧朗、止观僧诠、兴皇法朗,构成了摄山三论的学术传统,并特别通过兴皇法朗影响到吉藏,而有了三论宗的最终创立。三师的教学有相同的地方,称为“摄岭相承”,比如于教二谛观、三种二谛观、通过《中论》二十七品为三段,也有不同的地方,比如僧朗和僧诠不讲《涅槃经》,而法朗则讲此经,僧诠不太喜欢讲,而法朗更喜为法而诤,僧朗和僧诠为山林僧,法朗为都市僧,所居兴皇寺在市区(但其圆寂之后窆于“摄山之西岭”)。三人门下的兴盛状况也有所不同,基本趋势是不断发展,法朗门下僧众最多。三人的活动,都或与摄山相关,据此,称他们为“摄山三论”三师当是合适的。

杨永泉和韩传强都说了禅学的兴起乃至禅宗南派的形成,无不与金陵摄山学系或摄山学派弘扬的学说有关。经过金陵摄山数代学僧的讲说和传播,最后法融将此学说同达摩一系禅观的接种,促进了禅宗思想的成熟和禅宗的创立,使佛教真正走上了一条与中国传统文化相适应的道路。虽然当禅学盛行、禅宗立宗时,三论之学已显颓势,但三论之宗仍踪迹模糊。所以三论宗与禅宗之间曾经所存在的这层密切关系却不应被忽视和遮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