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大和尚讲故事:鸠摩罗什的故事(下)

作者:  日期:2014/5/12  来源:本站  浏览:6593

鸠摩罗什的故事(下)
 
苻坚发兵请罗什
 
鸠摩罗什,生于344年,圆寂于 413 年。我们先来看看他生活的这69年,中国是个什么样的时代背景。这段时期,中国正处于东晋与十六国对峙的状态——南方属于东晋,相对和平;北方属于前秦等十六国,战乱不断。而鸠摩罗什之所以来到了中国,是因为前秦的苻坚发动了战争,专程到西域的龟兹国去“请”他来的。

前秦帝王苻坚,虽然在很多人心中不那么高大、光辉,因为人们总是记着他在著名的“肥水之战”中的失败,然而,台湾著名作家柏杨却把他和唐朝的李世民、清朝的康熙放在一起,认为这三位才是英明君主。最能打动柏杨的可能是苻坚对人才的尊重和信任,因为柏杨曾说“苻坚养士才是真正的养士,高澄(北齐政权的奠基者)养士无异于养狗。”苻坚当时之所以能够扫平群雄,统一北方,全靠他重用汉臣王猛,他将王猛视为朋友、知己和老师。

其实,苻坚不仅对政治军事人才倍加爱护与尊重,他对佛教高僧更是求贤若渴。苻坚笃信佛教,他为了迎请高僧,不惜发动了两次战争,一次是379年打东晋请道安,一次是383年打龟兹请鸠摩罗什。这在中国历史上是绝无仅有的。而由他发起的迎请鸠摩罗什的行动,可以说在整个人类文化史中都产生了深远的、正面的影响。鸠摩罗什如果没有被战争的风暴虏掠到中国,他很可能终其一生都只在西域-印度一带活动、弘法,而西域和印度后来都被伊斯兰文明征服了,佛教几乎不存在了,那么鸠摩罗什的弘法成果、智慧结晶也必定会被历史的风尘掩埋。但鸠摩罗什来到了中国,他为大乘佛教在中国的弘扬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他高质量地翻译了大量佛经,至今这些佛经还是活的,还众口传诵,还像甘泉一样滋养着众生的慧命。
我们现在回过头来说说当时的具体事件。

公元377年,太史上奏:“有星见于外国分野,当有大智人入辅中国。”这是从星相的角度为苻坚出兵请道安和罗什埋下了伏笔——星相能不能说明问题呢?我认为能,不仅星相能,很多小事情都能,比如我们的脸色、我们院子里的花草、我们房间的陈设,等等。因为我们和万物都是相连的嘛,所谓“见微知著”,只要留心,处处都昭示着世界的真相,只是看我们有没有洞悉这些幽微之处的本事了。

公元380年,苻坚用兵力把高僧道安“请”到长安后不久,有两个僧人游学西域归来,向苻坚汇报那里的佛教盛况,特别说明龟兹国有一青年沙门鸠摩罗什,精通大乘佛法,在西域有很高的威望。苻坚就萌生了去请罗什的想法,苻坚把这个想法告诉了道安,征求他的意见,道安也劝说苻坚去请罗什。于是苻坚就派使者到龟兹去索要罗什,但龟兹王白纯不给,苻坚就有了夺罗什的想法。

公元381年,龟兹王白纯内外两方面的敌人都来到苻坚的面前——外敌是与龟兹(王城在新疆库车县)有矛盾的鄯善王(本名楼兰,王城在新疆若羌县)、前部王(新疆吐鲁番一带),内敌则是自己的亲弟弟白震。这三人都到前秦来进贡,献上珍宝,白震希望苻坚能帮助他打倒他哥哥,鄯善王、车师王则表示甘当马前卒。

公元382年9月,苻坚派遣骁骑将军吕光,偕同鄯善王、车师王,率领7万大军,讨伐龟兹及乌耆诸国。临行之前,苻坚嘱咐吕光:“夫帝王应天而治,以子爱苍生为本,岂贪其地而阀之?正以怀道之人故也。朕闻西国有鸠摩罗什,深解法相,善闲阴阳,为后学之宗,朕甚思之。贤哲者,国之大宝,若克龟兹,即驰驿送什。”把这段话翻译成现代汉语就是:帝王顺应天道而治国,爱民如子,那有贪取国土而征伐的道理呢?只因为怀念远方的大德智人罢了!我听说西域有一位鸠摩罗什,他深解佛法,擅长阴阳之理,是后学的宗师。我非常想念他。贤哲的人,是国家的大宝,如果你战胜龟兹国,要赶快护送他返国。

任何一件事情,其起因都是很重要的。鸠摩罗什之所以在中国的影响很大很深,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他是被请进来的。这正如佛教之所以在中国深深扎根并枝繁叶茂一样,佛教也是被请进来的——东汉明帝夜梦金人,太史傅毅以为是西方之佛,明帝就遣使到西域去求法。使者在途中遇到梵僧迦叶摩腾、竺法兰二人,一起回到洛阳,汉明帝就让二位梵僧住在白马寺,他们在此译出《四十二章经》,这就是我国佛教的开始。——被请进来的东西,往往会有良好的生长土壤和环境。
 
几经周折到长安
 
383年,龟兹被攻陷,白纯王出逃后被杀,吕光另立白纯之弟白震为龟兹国王。吕光一时威震西域,诸国尽皆归附。然而,吕光掳获鸠摩罗什后,率军返国的途中,苻坚却淝水兵败了。淝水之战后,中国广大的北方地区立即重新陷入分裂混战的状态,吕光携鸠摩罗什返回长安的路途也变得无比的漫长而崎岖了。385年,吕光攻占凉州(今甘肃省武威县)后,听到苻坚被姚苌所杀的消息,他就自立为帝了,国号凉。鸠摩罗什也就滞留在了凉州。

鸠摩罗什在吕氏政权的掌控下一共生活了17年。而吕氏王族都不太信仰佛教,因而也都没有认识到鸠摩罗什的价值。所以,这期间,鸠摩罗什几乎没有弘法,但精通了汉语,为以后的翻译工作打下了良好的基础;这期间,鸠摩罗什留在史书上的事迹也就是几个比较准确的预言而已——比如:他预见了吕光的儿子吕纂会在一次平定叛乱中失败;预见了吕光大臣张资的病无法医治;预见了吕超将会杀死篡位的叔叔吕纂;等等。

再说长安这边,姚苌杀死苻坚建立了后秦。据说姚苌和他的儿子姚兴都曾派遣使者到凉国敦请鸠摩罗什,但吕氏王族,害怕智慧的鸠摩罗什为姚苌所用,不利于自己的凉国,于是不准鸠摩罗什东行。

公元401年3月,长安逍遥园的青葱竟然变成了香芷,这被公认为祥瑞,象征着大德智人将会到来。同年5月,姚兴派兵西伐凉国吕隆。9月,吕隆兵败,上表归降。401年12月,鸠摩罗什终于抵达了长安,此时,他已经五十七岁了。
 
千古流芳译佛经
 
崇信佛教的姚兴待鸠摩罗什以国师之礼,请鸠摩罗什在逍遥园翻译佛经,并遴选优秀僧才八百余人进入这个译场,辅助鸠摩罗什译经。鸠摩罗什从此开始了他最辉煌的弘法事业,在他人生最后的十余年,爆发了巨大的生命能量,翻译了众多佛教经论,厘清了好些义理悬疑,启悟了无数佛门弟子,对后世的影响真是“叹莫能喻”……

鸠摩罗什译出的经典,现在人们还经常诵读、学习的有《妙法莲华经》、《金刚经》、《维摩诘经》、《摩诃般若波罗蜜经》、《佛说阿弥陀经》、《中论》、《百论》、《十二门论》和《大智度论》等。我们在经题后面所看到的“姚秦三藏法师鸠摩罗什译”,“姚秦”指的就是这个姚姓帝王的后秦。

鸠摩罗什所译出的经论,很多都成为后学之宗经宝典,在我国佛教史上,影响巨大。比如,《中论》、《百论》、《十二门论》之于三论宗;《法华经》之于天台宗;《成实论》之于成实宗;《阿弥陀经》之于净土宗;《十诵律》之于律宗等等。而一百多万字的《大智度论》现在既没有梵本、也没有藏译本存世了,仅有汉译本,非常珍贵。

鸠摩罗什的翻译,自然生动、简洁晓畅、文采斐然而又契合妙义,是以往的佛经翻译所不能及的。

鸠摩罗什有弟子三五千,著名的有好几十个,其中特别有成就的又有四个:竺道生、僧肇、道融、僧叡,后世称为“什门四圣”。另外,庐山慧远,学贯群经,是佛学界的栋梁,对佛经中的疑难问题,也写信向罗什问询,后人特将罗什回答慧远之问的文字辑为《大乘大义章》,是非常珍贵的佛教文献。
 
破戒之事遭众议
 
鸠摩罗什作为佛经翻译家非常成功、非常出名,但当人们想要了解他的生平,在百度或Google上一搜,马上就会看到“鸠摩罗什的妻子”等词条,也就是说,鸠摩罗什娶妻之事,也非常出名,非常被关注。——人们对男女之事总是比较关注的,更何况是一代高僧的男女之事呢?

梁朝慧皎所著的《高僧传》中记载:吕光破了龟兹国,俘获了鸠摩罗什之后,看他年轻,不觉得有多么高深的智慧,就把他当凡夫俗子来戏弄。恶作剧之一是强迫他与龟兹公主成亲,鸠摩罗什苦苦请辞。吕光就说:“道士之操,不踰先父,何可固辞?”意思是说:你爸爸当时是出家人,都可以还俗娶龟兹公主,你的节操总不会超过你爸爸吧?不要顽固抵抗了。于是,就把鸠摩罗什灌醉,把他与龟兹公主“同闭密室”,鸠摩罗什“遂亏其节”——破戒了。吕光另一个恶作剧是命令鸠摩罗什骑猛牛和乘恶马,想看他从牛背马背掉落下来的滑稽相。几番欺负,鸠摩罗什都胸怀忍辱,丝毫没有怒色。最后,吕光感到惭愧,才停止了轻慢的行为。

那么,鸠摩罗什对于自己娶妻、破色戒,是怎样的态度呢?他首先是很惭愧;其次是告诫其他僧人不可学他这一点。

《高僧传》明确的记载是——鸠摩罗什每次讲经前,都会语重心长地申明:“如臭泥中生莲花,但采莲花,勿取臭泥也。”但一些意志不坚定的僧人却想“取臭泥”而“不采莲花”,想仿效鸠摩罗什的破色戒。鸠摩罗什便集合大众,来到盛满铁针的钵前,他面色凝然说:“如果各位能学我将这一钵针吞下,就可公然学习我的行为。否则,希望大家各自安心办道,谨守戒律,切莫再滋生妄想!”说完,立刻把那满钵的铁针像吃饭般轻松地咽下去了。那些想学他的人都目瞪口呆,非常惭愧,不敢效仿了。

关于罗什娶妻之事,我想引用《历朝释氏资鉴》中的一段道宣律师与韦陀天的对话——道宣律师说:俗中常论,罗什法师“沦陷戒检”(指他破戒)。韦陀天说:“此不须相评,非悠悠者所议,罗什法师令位阶三贤之所通化。”——鸠摩罗什是大乘三贤位的菩萨,他能像吃面条一般轻松吞下满钵的针,他的所作所为确实不是一般僧人所能理解和达到的,我们没有资格去评说,因为他所做事情的真相和实质,绝不是悠悠大众所认为和议论的那样。

另外,真正想要为佛教多做贡献的佛教徒,就不应该把注意力过多地锁定在鸠摩罗什娶妻上面,而是应该多看他的大乘发心,多看他为佛教、为整个人类所作出的杰出贡献。
 
舌不焦烂显奇迹
 
鸠摩罗什临去世前发了一个誓愿:“若所传无谬者,当使焚身之后,舌不燋烂。”这是想用焚身之后舌头到底燋不燋烂的事实来验证自己所翻译经典的准确性。罗什圆寂火化后,果然留下了不燋烂的“舌舍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