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茗山法师,法名大鑫,俗名钱延龄,江苏盐城人。1914年出生。法师19岁出家,2l岁至镇江焦山定慧寺受戒。曾担任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江苏省佛教协会会长,系江苏省政协常委。

【相关阅读】

茗山老法师俗家姓钱,名延龄,江苏省盐城县人,西元一九一四年(民国三年)出生。他自幼随母信佛,十九岁在家乡寺庙剃度出家,二十岁到镇江焦山定慧寺受具足戒,正遇上定慧寺开办焦山佛学院,茗山於当年秋天考入佛学院第一届肄业,时为一九三三年。在佛学院三年毕业,一九三六年负笈武昌,考入太虚大师所设立的武昌世界佛学苑研究班深造。一九三七年日本侵华战争开始,一九三八年佛学苑受战事影响而停办。

人生履历

八年抗日战争期间

茗山法师在湖南南岳、衡阳、来阳、祁阳、宁乡以及长沙等地,办理佛教会会务,创办佛学讲习所,及出任过衡阳、来阳、宁乡一带的寺院的住持。一九四五年抗战胜利,四六年初夏茗山法师返回焦山定慧寺,担任焦山定慧寺监院,兼佛学院教务主任,主编院刊《中流》月刊。《中流》月刊发行及于日本及东南亚一带,影响颇大。一九四七年春,茗山法师出席中国佛教会代表大会,当选为中国佛教会理事。

一九四九年新中国成立

茗山法师仍驻镇江焦山,一九五一年出任定慧寺第九十八代方丈。是时政府的政策,寺庙田地收归国有,出家人都要劳动生产。茗山法师为配合政策,率领常住在保留地上耕田种树,名之曰「农禅合一」,事实上是以做工换取口粮。一九六六年文化大革命开始,全国寺庙关闭,僧尼都要离开寺院,遣回原籍,下放农村劳动改造。茗山法师已年近六十,照样也要下乡工作。

一九七八年底中共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後

落实宗教政策,开放重点寺院。茗山法师被宗教部门召回焦山,要他在定慧寺继续担任方丈,至此老法师才重予恢复了出家人的身分,负起了修缮定慧寺、建设焦山的责任。茗山老法师是一位杰出的僧教育家,他有多年主持佛学院的经验,一九八二年六月,受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居士的委派,到南京栖霞寺筹办「中国佛教协会栖霞山僧伽培训班」。老法师组织教学人员,制定教学计划,同年十月底招生开课。培训班由赵朴初居士兼任主任,年近古稀的茗山法师为第一副主任,并主持日常教学工作。

一九八二年的十一月十五日

茗山法师以焦山定慧寺方丈的身分,兼任南京栖霞山寺方丈,晋山典礼与僧伽培训班开学典礼同时举行,中国佛教协会赵朴初会长,及副会长正果法师等,都由北京赶来参加此一盛典。培训班第一期招生一八五人,他们来自全国各地寺院。学僧们经过一年的培训,学到了佛教基本知识、及寺庙的管理能力。一九八三年,老法师奉到中国佛教协会指示,在培训班的基础上,开始筹办「中国佛学院栖霞山分院」,佛学分院翌年正式招生,学制二年,仍由赵朴初居士兼任院长,茗山法师出任第一副院长,主持学院日常工作。以后十余年间,栖霞山分院共毕业学僧数百人,在各地寺院中担任住持、监院、或知客等职务。有的担任省级和市级佛教协会的负责人;有的进入北京中国佛学院继续深造,也有应邀赴海外寺院担任要职者。

自从一九八一年以後

茗山老法师先后出国访问过香港、泰国、美国、台湾、斯里兰卡、新加坡、日本等国家和地区。他于一九八一年春应邀赴港讲经,听众逾千,座无虚席。一九八九年,茗山法师参加「中国佛教协会赴美国弘法团」,到美国三藩市万佛城,参加了三坛大戒传戒法会,参观并访问了洛杉矶的西来寺等寺院。一九九四年春夏间,八十一岁的茗山老法师到台湾讲经、传戒、达五十三天。他在台湾看望了阔别了五十七载,早年在武昌的世界佛学苑研究班的老学长,高龄八十九岁的印顺法师。

一九九四年秋

茗山老法师到斯里兰卡参观访问,受到该国总统的接见。同年十二月,老法师应邀到新加坡佛教居士林,开讲《阿弥陀经》。一九九六年春夏间出访日本,到东京大阪、名古屋等七座城市参观了十三处寺庙,受到隆重接待。同年十二月,再次受请飞抵新加坡,为该国广大佛教徒、居士开讲《华严经》二十余日,在新加坡再次引起了轰动。

成就

茗山法师于一九八〇年冬,当选为中国佛协常务理事。一九九三年秋,当选为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一九九四年六月,当选为江苏省佛教协会会长。老法师晚年,除了担任定慧寺、栖霞寺两大名刹方丈外,还兼任著律宗第一名山、宝华山隆昌寺的方丈。一九九二年,老法师不顾年迈体弱,九月十二日至十月五日,在隆昌寺恢复中断了三十五年的传戒大典,戒子近千人,老法师担任得戒和尚。

老法师晚年驻镇江焦山定慧寺,他佛学造诣高深,精诗文、擅书法,著有《茗山文集》行世。此外尚有《华严经普贤行愿品讲义》、《弥勒上生经讲义》等流通。

茗山法师于二〇〇一年六月一日下午五时五十分示寂。世寿八十八岁,僧腊六十八年,戒腊六十七年。

上一位: 明常法师
下一位: 真慈法师